谁知我的心

作者:尉光明 来源:尉光明 发布时间:2013-11-07 14:57

   谁知我的心

  尉光明

  老婆去逝后,老刘觉得日子过得没滋味。老婆没去逝时,家里进进出有个人,也不觉困惑,有时因一些琐碎小事,和老婆吵上一顿,怄上一肚子气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可老婆一去逝,这日子仿佛被拉长了一样。老刘想到邻居家串个门,和他年令差不多的人,男的不是放羊,便是锄地或干些杂活,总之,没人闲着。女的则是混孙子煮饭。老刘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多余的人。

  老刘想种地,可女儿把地包给了外人。他去给人家帮忙种地锄草,人家说,我家劳力多着呢,不用雇人。

  老刘想大声说,我的地。我义务干些活儿不行?

  人家似乎看出老刘的心思。你女儿女婿不让你种地,是看你受了大半辈子苦,老了应该享福享福,可你替我们干活,出了毛病我们担当不起。

  老刘知道,他的女儿、女婿是干部,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他们可不想让人背后说闲话。况且,女儿女婿们说,你想县城住,就随时来家住,想回村住,就回村里住。女婿说:爸爸,给你雇个保姆吧,每天给你煮饭、聊天。

  “不要,不要。老刘坚决不要保姆,并且说:我会煮饭呢。

  “那好,不想煮饭,去村食堂吃,饭款我算。老刘女婿说。

  老刘没有言语,但女婿的好意,他领了,可女儿女婿走后,他觉得家里缺了一样东西, 可又说不出来。

  老刘进了县城。住在女儿家,可女儿女婿一上班,家里 空空的,老刘觉得他象个囚犯,被囚在监所。老刘走出家门,在街上转悠,看见在树阴下有人下象棋,老刘凑过去看了看,正准备走,老刘发现下象棋的两个老汉吵起来了,他想上去劝架,又发现一个老汉低头走棋,另一个老汉也骂骂咧咧地走棋了。他觉得好笑,便走开了。

  老刘回到家,给女儿讲他的见闻,女儿没心思听他讲,言语中表现出烦的情绪,老刘不再说了。

  这天,老刘走出 女儿家,想和街坊邻居拉拉话,可是他走过去,不是投去怪怪的目光,便是匆匆离去,他想,城里人咋了,我不是人吗 ?你不和我说话,我还懒得和你说呢。

  

  有一次,老刘站着看一伙人 玩扑克。忽啦人都走了,老刘莫名其妙感到纳闷,他们咋了?

  “你玩不?坐在地上的一人问老刘。

  “不会玩。老刘看着这人说。

  “不会玩来做什么?

  老刘生气了,扭头就走。老刘走到女儿家附近,看见一个老年妇女带一男孩子,他走到男孩跟前,想逗那男孩子,可就在老刘张口那一刻,老年妇女抱着男孩走了。老刘看着老年妇女抱男孩走的背影,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失落。

  老刘回到了家乡,是女婿派车专门送回去的。女儿帮他收拾好家,又走了。夜里,老刘刚睡下,女儿给他买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,便说:喂,喂,你是谁?

  “爸,我走的匆忙,忘给你说了,我让刘大婶每天给你煮两顿饭。老刘女儿说话细声慢语,但在这细声慢语中不容他推辞。近来,你身体状况不佳,自己煮饭有问题……”老刘女儿听不到父亲的声,便大喊:爸,爸……”

  对方没有应声。

上一篇: 红柳河第一期
下一篇:留言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