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 活 人

作者:尉光明 来源:尉光明 发布时间:2013-02-04 14:46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尉光明

    县委对苏木乡镇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,王宙从书记岗位上没名了。

    王宙想自己辛勤工作了几年,知识有点老化退化了,需要补钙充电了,乘组织还没有安排工作之际,静下心来学习学习,可他刚翻开书,电话铃响起。喂,你是……王书记,听说免了你书记职务,没有重新任命,这是怎么会事?王宙听声音是阿苏木的书记,便笑着说待分配。王宙放下电话想,组织调动一个人非要同时下任免文件,稍完一点,就不对吗?。

    电话铃又响起。王书记,听说你还没有任职,你惹下谁啦 ?王宙听出是自己多年的好友黎明,便说:谁也没有惹下……”王宙拿着电话,给好友讲这次干部调整……

    隔天,又有一位朋友好奇地问:他们为什么免你职务?为什么不同时下任职文件呢?王宙又耐着性子把干部调整的情况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此后,不断有熟人和明友询问王宙的事,例如,你以前惹下谁啦,现任领导你是不是送的东西少了……王宙越来越觉得,这些人中,除了少数是真心关心自己外,其余都是猫哭老鼠假慈悲。他感冒且感肺部不舒服,他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家听人说,王宙气得住医院了。王宙摇摇头,苦笑着说。现在的人咋能想起了。

    王宙出去散散步,没有走大路,沿着街边的房物走。可他回到家听说,王宙免职了,羞得不敢走大路啦 ,尽走些拐拐巷巷,也不敢抬头看人。

    王宙不出屋啦,整天在家看书,写东西,可妻子回来又听人说,王宙闹情绪,不敢见人。

    王宙没说话,便叫了几个朋友,在县里有名的餐厅吃饭,喝酒,而且每次都醉,王宙什么也听不见。但酒醒了,他们又吃饭、喝酒,朋友说,你心放宽啦,和原来一样。

    这天,王宙家的水笼头坏了。王宙叫自来水公司修,可去了几个电话,就是没人来。王宙来脾气啦。自来水公司修理工人说,你现在还想和你当书记那会一样?等我们修完这家再去。

    王宙愤愤不平地见到一熟人诉说。但熟人对他说,这些人也是人,过去你尊敬过人家吗?

    王宙没吭声,也不知自己或家人过去对人家怎样。

    但不久,王宙被任命成副县长。

    王宙家虽不能说有川流不息的人流,但也能说骆驿不绝,可王宙谢绝任何人进家门。

    王宙妻子不理解地说:咱不收人家的礼,可人家进门说几句吉利的话总行吗?

    “我免职那些天,我已看楚了这群人的嘴脸。王宙象换了人似地,见了熟人不管是老是小,都和打招呼,而且从不坐车上下班,每天骑自行车。

    人们说,王宙是个好干部、好领导、能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过几年,王宙从县长岗位上退不来啦。而且整天和左邻又舍一起玩,一起看报刊。邻居们说,王宙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一天,居委会主任找到王宙说,我们想组织一个秧歌队或者老年艺术团,请你帮助从县里要点钱,买些服装、锣鼓等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个穷县,县财政收入刚够发工资,没有宽余钱。王宙看了看热心居委会工作的妇女,很难为情地说。这样吧,我捐款100……”

    居委会主任看了看王宙,说,不用啦,要花就花公家钱

    王宙看着渐渐去的居委会主任,心想,个人捐资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忽然,刮来一股风,王宙顺着风听见:王宙也是个没本事的人,当了那么多看的县长连点钱也要不来。

    王宙苦笑了笑,现在做个人真难。

上一篇: 榆树壕
下一篇:疼痛的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