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顺

作者:尉光明 来源:尉光明 发布时间:2013-02-01 14:42

    孝顺

    尉光明

    文风的母亲去逝后,文风的父亲结了一个老伴,也是丈夫去逝后不久,也许是同病相怜,两位老人和睦相处,共同生活了十几年,可是最近,文风的继母病重了,文风继母的儿女把她接走了,文风继母走时,对文风父亲说:“娃他爷,你要学会自己关心自己……”说完,泪水溢满了眼窝。

    “娃他奶,你要好好养病,我会去看你的……”农用三轮车把文风父亲的话,拉得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“文风,我要去看你继母。”文风父亲对文风说,但从语气中看出,他非去不行。

    “爸,你去我不管,可人家儿女……”文风想对父亲说,冷眼对待你,但没有说出口。“我不管他们,我只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文风觉得父亲老糊涂了,他都快70岁的人啦,而且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病,你去哪里人家愿意侍侯你?“爸,等我不忙时去行么?”

    “你忙,我明天坐班车去。”文风父亲看样子已经决定好了走。

    “爸,那二十几里的路你咋走?”文风试探地说。

    “雇驴驴车,没有驴车步行走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的病不能劳累和剧烈运动。”文风解释说。“再说,你这么一走,累坏了病,我哥我姐会怪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给他们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文风知道这次又说服不了父亲,便带车和父亲去看继母啦。

    “文风,又劳驾你和你父亲看我啦。”文风继母脸上挂着笑脸,眼窝里却蓄满泪水说。

    “妈,你又说界外话了。”文风看着继母的表情,一股难以言表的心情涌向心头,你在我们家生活了10多年,吃、喝、穿、戴那样不是我们子妹们给你送来的?可你还要把剩余的东西给你儿女送!

    “文风,妈,不,我和你父亲生活了十几年,也享了十几年福,可……可是,人都是同情弱者,我生活在福中,也想在沙窝窝里的儿女们,也在你父亲的同意下,把你们孝敬你父亲的肉、烟、酒和糕点、衣……,送给我的儿女……”文风继母的脸上象似有无数条沟,眼泪顺着沟缓缓地流。“你们回来,看到或听到一些人说,我把东西都给我儿女啦,你们生气,不给我好脸色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啦,就是雇个保姆也得开工资。”文风父亲的话让文风吃了一惊。如果我母亲还活着,父亲会说这话吗?

    “我能活到现在,你继母的功不可灭。”文风没想到父亲会说这话,她在我们家吃住10多年,她做了什么?父亲每月1000多月工资她做了什么吗?

    “文风,你出去一下,我和你继母拉拉话。”文风极不情愿地走出去了,他们的儿女对她母亲也不孝顺了,刚刚回来半年,人就瘦的如柴根。

    文风从村长家出来,也喝得东倒西歪。“爸,咱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文风,你咋又喝醉了。”文风父亲很生气地说。“你继母的病是慢性病,我准备租房,把她接回去住,并慢慢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我姐同意不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你同意不?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也省得我整天提心吊胆怕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刘师傅,帮我拿一下东西,我们回。”文风父亲叫司机帮助拿东西。

    “叔,你这是……”司机不理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接你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文风局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让接回家。”

    文风酒醒来,听妻子说,父亲和继母租房住下来,父亲的愁云也没了,而且给继母做饭。

    文风忙坐起,思忖着怎样给哥哥和姐姐做解释,但想的头都疼了,也没想出一个办法,他只好说,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姐姐回来啦。看了看父亲,没说话走了。

    哥哥回来啦,看父亲精神很好,便对文风说:“最大的孝顺不是钱,不是物,是舒心,是舒舒心心地生活。”

    文风感觉哥哥就是有水平,不然能当处长呢?但没过多久,文风的继母重危,文风通知继母的儿女,又通知哥哥姐姐(这也是父亲的主意)。

    继母的儿女来啦,可哥哥姐姐没来。

    继母的儿女要让文风父亲给准备棺木寿衣。

    文风知道,父亲给继母看病和租房也花掉了2万多元,这棺木寿衣钱父亲肯定拿不出来。他给哥哥打电话,哥哥说工作忙,回不去啦,请他看着办吧。文风想,既然哥哥让他看着办,他不能让70多岁的老父亲跑出去借钱吧。他便把棺木寿衣及其它钱付了,而且让继母的儿女和父亲满意,他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善事。可哥哥回来看父亲,他说起这件事,请哥哥出一半钱。

    文风哥哥眉头一皱!“花了这么多钱?好名声都让你戴了,这钱也就你开吧”

    “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眼中有你哥哥,你也不这么做了……”

上一篇: 疼痛的心
下一篇:最讲信用的人(小说)